首页读后感读书笔记
文章内容页

《基督教神学思想史》读书笔记(3)

最爱文学网 | 发表于2017-04-29 21:33 | 归属于读书笔记 | 被阅读
      P69-106 第五、六章。       2世纪基督教大舞台移到北非。特土良与克莱门特走的是迥然不同的护教路线。克莱门特竭力将哲学纳入神学互相融合,特土良则竭力将哲学驱逐出神学。奇妙的是,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派别却能长期见容于基督教神学体系。克莱门特可能是自由派的始祖,特土良则象保守派的元老。
      想不到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特土良和克莱门特渐行渐远。瞧,我也选边了,站在特土良这边。他们各自在近现代有了同好。德国哲学神学家蒂利希传承克莱门特,瑞士神学家巴特则站在特土良的立场上。不过,哲学不是那么容易甩掉的。
      克莱门特推崇希腊哲学,将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智慧看成是圣灵的感动;这种现象似曾相识,听过诸如“老子孔子都是慕道友,也有可能上天堂”之类的说法。他受希腊哲学神论影响,把耶稣基督的神性视为永恒不变的存在,但冰冷无情,将圣经中有关神情绪性的描绘归为拟人化的比喻,或者归入基督人性的表现。
      特土良反对克莱门特将基督教神学与希腊哲学混为一谈,对哲学有很高的警惕甚至敌意。不可思议的是,特土良晚年从正统教会“叛逃”到孟他努异端。据说是因为对正统教会日渐僵化衰败,道德、神学每况愈下不满,是不是有点象西方一些在传统教会呆腻了要寻求新鲜“刺激”叛逃到灵恩派或五旬节派信徒的心态?
      我初信的时候传福音比较律法和教条,慕道友建议我不要用太“专业”让人听不懂的基督教术语,希望我通俗易懂,在常识中找到恰当的表述。现在想来,这其实就是要我走克莱门特路线了。我现在更小心谨慎,警惕用比喻和引用非圣经非基督教词汇或典故时的危险。有人建议基督徒不要用“罪”,“罪人”之类令人不悦的字眼一样,这些问题能妥协吗?
      特土良的《驳马西昂》是重量级的。抵制诺斯替异端马西昂将希伯来人的神雅威与耶稣基督的父之间划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想把以色列排除在基督教之外的企图。还有《驳帕克西亚》,针对帕克西亚对三位一体的歪曲,将一个本体三个位格错谬为一个本体的三个方面或角色——所谓形态论;以及另一个异端理论“圣父受苦说”。特土良在反驳这个异端的同时推出基督的神人二性教义。
      可惜特土良的三位一体正论被尘封良久未见天日。但他摒弃哲学也有盲目非理性或反智的危机。(老傻认为宗教徒都是盲信者,原来注脚在特土良这里!)
      克莱门特和特土良在救恩观上也不一致,本书未详述。这两人之所以在神学史上占有一席,除了自身对神学的贡献,还因为各有得意门生,克莱门特的高徒奥利金,特土良的弟子西普里安,他们青出于蓝,将先辈的影响更加发扬光大。
      奥利金在传承宗师之外又发展了新枝脉。认为人的灵魂先存于身体,在进入身体之前就已经有了“人生历史”,这个观点后被新纪元运动错误推论为转世的理论,又被东方宗教因果报应钻了空子。此外他的“万物复原”教导颇有点象普救论的意思,神子的次位论又被异端抓住。总之这个人在神学和护教上功过参半,虽然他澄清又搅浑了基督教教义的池水,引起轩然大波,后世还是有许多他的传人。据说奥利金的《驳塞尔修斯》干得漂亮,如大卫击败哥利亚——完胜!
      令人扼腕的是,奥利金开了“自阉”先河!愚忠啊!而且有殉道“恩赐”,最后如愿以偿。可叹!

本文标题:《基督教神学思想史》读书笔记(3)

本文链接:http://www.zawxw.com/meiwen/80842.html

阅读心情

推荐阅读